福州新闻网 >> 学习频道

刘景春:谈“工匠精神”

发布时间:2018-01-17 15:45:14  来源:福州新闻网

  如今,“工匠精神”这个原本看起来不起眼、不熟悉、不入流的词已经成了时下流行瞩目的“新语”、“热词”。 “工匠”,顾名思义,指的是有工艺专长的匠人。如我们耳熟能详的木匠、石匠、铁匠、铜匠、银匠、泥水匠、篾匠乃至酿酒工、剃头匠、染匠等等。那“工匠精神”又是什么?广义而言,大致有二:一是指工匠们精雕细琢、精益求精的精神;二是指社会给予工匠们的敬意及地位。“工匠精神”,实际上代表的是一个人、一个民族乃至一个国家对劳动的根本态度,对劳动者的必要尊重,对劳动品质的标准追求。

  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中,工匠们灿若繁星,数不胜数。他们用精湛的技艺为人们的生活景图铺陈了绚丽多彩的底色,留下了海量的华美建筑、精美工艺、至美作品,让世人惊羡不已。远的自不必说,单就我去过的南安蔡氏古民居,泉港樟脚油画村,蟳埔“蚵壳厝”,眉山乡大厝落,晋江五店市等,它们的精妙工艺设计和丰富的文化底蕴,均令每一个与之相遇的人惊叹流连。他们不仅为当时的人们带来了优雅的生活品位,至今还让后人尊享着无尚的荣耀。

  中国的历史从来都是当官者的历史,三皇五帝、秦皇汉武、唐宗宋祖自不可少,即便是风流才子、奸相佞臣、侠盗草寇也有不少得以立传。而那些盖了阿房宫,建了岳阳楼,起了紫禁城,铸了大方鼎,雕了玉猪龙的工匠们,却始终默默无闻,不见经传。我们现在能够扒出来丁点儿痕迹的,大都也只是各行各业虚幻传说中的“祖师爷”,如鲁班、老子、杜康、姜子牙、易牙等等。

  令人失望的是,我们这个号称文明从未断裂的国度,虽然从来不缺能工巧匠,却缺乏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我们一方面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工匠们的智慧果实,一方面却又对工匠们心存偏见蔑视鄙夷。“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奇技淫巧,君子不为”仍深烙于人们的骨子里,间歇性伤害着当下。这不,我们不惜代价花大血本富养孩子,却宁可让他学那些空洞无用的“屠龙之法”,也不愿不敢让其专注一技。“君子不器”的清高,后果就是制造了不少“高不成低不就”、“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坐享其成的空想家。

  我有一个做机械制造的朋友,总是抱怨现在工人难招,尤其是年轻人。他们心怀伟大梦想,也不喜潜心学点技术,哪怕给他提供优厚的待遇也不安心,却宁愿无所事事地在黄龙大桥上垂钓消费青春。他正道出了时下社会的“病症”:太多的浮躁,过少的沉潜;太多的投机取巧,太少的脚踏实地;太多的急功近利,太少的专注持久;太多的粗制滥造,太少的优品精品。在许多人看来,在工厂从事实活儿,已不再是光荣的事,俨然成为没出息没本事的代名词。

  我们为什么喜欢美国的苹果,瑞士的名表,欧美的豪车,日本的马桶盖?还不是因为“工匠精神”的稀缺让我们失去了传统优势和持久的竞争力。我们可以造出卫星、导弹、高铁、大飞机,可谁知道我们竟然生产不了小小的圆珠笔珠!就连祖先留下的一些传统技艺,如今失传的多矣,有些作品现代人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所以然。这简直是一种耻辱。而这耻辱,如果我们再不警醒,势必从耻辱再走向更大的耻辱。一个成熟的社会,成功的国家,不应仅仅崇尚政治家、诗人、思想家,也应崇尚科学家、工程师、技师,甚至由此衍生的各行各业的劳动者。正是后者用他们的双手书写着人类文明进步的辉煌历史。难怪李克强总理会在工作报告中郑重其事地提倡和推崇。

  收远见近,“工匠精神”落在个人层面,就是一种认真精神、敬业精神。我们不必拘泥于“工匠”一域,它对于任何时候任何领域都有着普适价值。我们从来不缺空头理论家和卓越设计师,紧缺的却是把99%做到99.99%甚至100%的实干家。哪怕在军事领域,优秀的指挥官不可少,精干的战斗员同样不可缺,否则,再完美的作战方案也换不来一场战役的胜利。践行“工匠精神”,就是要求我们对职业敬畏,对工作执着,对成果负责,追求完美和极致,争创一流出精品。而对那些坐而论道的口头革命者和“差不多”的自以为是者,不妨给他们当头棒喝,让其休矣!

  福州市工商联副调研员 刘景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