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学习频道

陈成东:只因胸怀浩然气,任他风雨,平静求真理

发布时间:2018-01-17 15:42:32  来源:福州新闻网

  ——读江平教授《沉浮与枯荣:八十自述》有感

  我平时有事没事都喜欢读书。但我读书是漫无目的的,正如刘心武所说:你翻开读就行了,你说这一段不感兴趣就往下读,哪段感兴趣再精读,可以很随意的读,没有章法的读。因此,书虽看了不少,能够记住的却寥寥无几,能够引起心中共鸣的,更是少之又少。然而前不久读了江平教授的《沉浮与枯荣:八十自述》,我的心却激荡起阵阵涟漪。《沉浮与枯荣:八十自述》分为“似水流年、廿载逆境、我的教与学、大立法时代、为法治呐喊”共五卷,起初,我是冲着它是国内十大畅销书之一而读的,但读完一二两卷,我再也无法释手了,非一口气读完全卷不可。

  江平教授是我国著名的法学家,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民商法专业博士生导师,国务院批准的有突出贡献、享受政府津贴的专家。曾当选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法律委员会副主任;曾担任中国政法大学校长、中国法学会副会长等职;曾赴比利时根特大学、香港大学、意大利第二罗马大学、日本青山学院、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讲授中国民法、罗马法、公司法等课程,并获比利时根特大学名誉法学博士,秘鲁天主教大学名誉法学教授等殊荣。《沉浮与枯荣》用一半多的篇幅介绍了江老的生平大事,1948年,江平教授就读于燕京大学新闻系,1951年8月被政府选派为新中国首批留苏学生,赴莫斯科大学法律系学习。留学期间,担任中国学生会主席,与当时担任校学生会团委工作的前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共同工作。1956年,他以全优的成绩毕业,并怀着一颗报效祖国的赤诚之心回到祖国,执教于中国政法大学的前身——北京政法学院。书中说,他刚从苏联留学归来,心情激动地喊道:“啊,祖国,我回来了!”但祖国欢迎他的是“一顶冷冰冰沉甸甸的‘右派’帽子”!而且一戴就是22年。1978年,江平教授回到了阔别22年的讲台,并先后担任中国政法大学民法教研室主任、副校长、校长职务。江平教授不仅是著名的法学思想家,更是著名的法学教育家、社会活动家。他为中国的法治建设披肝沥胆,为中国的法学教育呕心沥血。他参加了《民法通则》、《公司法》、《合伙企业法》的制订,并直接担任《信托法》、《合同法》起草小组组长,以及《物权法》和《民法典》草案专家小组的负责人之一。在承担繁重的学校管理工作和本科生、研究生的教学任务之余,他撰写了《罗马法》、《西方国家民商法概要》、《公司法教程》、《法人制度论》等教材和著作;发表了《罗马法精神在中国的复兴》、《完善市场经济法律制度的思考》、《制定一部开放性的民法典》等产生广泛影响的学术论文;而90年代主编的“中国大百科全书法律卷”所推出的系列西方法学名著更是为中国法学学子带来了全新的视野。除了上述成就,江平教授最具魅力的风采是他的演讲,他是一位富有激情和思想的演说家,20多年来,他的足迹遍及全国所有的省、自治区、直辖市,面对教师、学生、法官、律师、官员以及工商界人士进行过无数次学术讲座,听他的演讲,人们誉为“灵魂的洗礼”。

  多么坎坷的一生,而又是多么伟大的一生啊。掩卷沉思,江平教授带给我的启示将让我受益终身。

  只要心存正气,任何风雨都将击不垮你。从反右到文革,江平教授历经22年的磨难,逆境生活那种“撕心裂肺”的“极限的精神伤痛”,成为他“一生最难忘的刻骨铭心的经历”。更无情的是,“被划右”后,新婚才一月的爱妻,被迫“划清界线”,离他而去;而他在“劳改”中因搬运重物又被卷入火车头下,压断了一条小腿。真是三祸并行,情何以堪?人生逆境,莫此为甚!但青年江平并没有被这些接踵而来的打击而消沉自弃。正如他当时给自己写下的座右铭:困难只对怯懦者存在。人生最痛苦的事都已经经历过了,其他还算什么!江平教授自作的《临江仙•悲歌》一词就是他当时内心的写照:

  千言万语满胸臆,欲诉欲泣无从。长吁三声问天公,为何射日手,不许弯大弓?!

  翻云覆雨人间事,过耳过目无穷。谁主浮沉与枯荣?欲平心中愤,唯唱大江东。

  对比江老,我们在工作中还有什么利益得失可计较,还有什么理由不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

  只要心系真理,无论枯荣,你都能为社会作出贡献。文革结束,江老回到中国政法大学教书育人,并先后担任中国政法大学民法教研室主任、副校长、校长职务,但不久,校长又被免职。对这一切,他不但坦然面对,而且效法陶渊明《归去来辞》中说的:“田园将芜,胡不归?!”由校长回归为教授,去笔耕舌耘。“站在讲台上,有一种返朴归真的自然感觉。”他始终秉承“学为人师,行为世范”的准则。在江老自传中有一节的题目是“来生还做教授”。同时,他为中国的法治建设披肝沥胆,为中国的法学教育呕心沥血。无论是当官或被免职,江老始终没有停止坚持真理的初衷,继续为争民主自由和人权法治而奔走呐喊。他主持和参与国家重要基本法律的制定,特别是如民法通则、民事诉讼法、公司法、合同法、物权法等等,主持重要的国家法治课题研究。他到处演讲布道,为私权呐喊,为民办企业争权,为律师维权支招,为建设法治国家献策。多么伟大的人格啊,怎能不让人肃然起敬。作为人民警察,我们维护执行的正是国家法律和正义,不论是在多平凡的岗位上,只要依法依规履行职责,都能为社会、为国家、为人民做出自己的贡献。

  只有有了深厚的积存,才能在工作中作出更好的成绩。在教学与学术上,江平教授是中外知名的民法学大师。本书第五卷的标题和内容是“为法治呐喊”。他近年出版的两本书的书名也是《我所能做的是呐喊》和《私权的呐喊》。他的“呐喊”,也不限于民法学范畴,而是将私法、私权提升到宪法、宪政与人权、法治的高度,联系到当前的政治改革这个大局。他研究、引进罗马法,这在当代中国是一件填补空白的大文章,江平教授对此作出了超越前人的卓越贡献,并借此在中国弘扬被忽视或排斥的私法与私权的精义。只有厚积,才能薄发。江老无论身处逆境,还是步入顺境,他始终把专业看作第一位,把读书当作必做的事情。本书第三卷和第四卷记述了江老教学与学术研究及参与许多重要立法的事迹与成就。作为法学界推崇的一位民法学大师和公认的法学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有不胜枚举的成果、经验和事迹、贡献。读完江平教授的《沉浮与枯荣:八十自述》,不仅是江老的博大胸怀,不论沉浮与枯荣认准真理永不低头的伟大人格魅力令人震惊;书中广博的法学知识也是我们取之难尽的宝库,尤其对我这个非法学专业毕业的公职人员来说,更是受益匪浅。从中我更加坚信学无止境,无论是思想政治理论和国家政策,还是交通组织优化和交通管理的专业知识,在工作中我们不断遇到新问题,需要我们不断学习新知识,不断积累自己,才能够厚积薄发,学以致用。

  培根说:“读书足以怡情,足以博彩,足以长才。读书补天然之不足,经验又补读书之不足,盖天生才干犹如自然花草,读书然后知如何修剪移接。”是的,“当时间静静流淌到我们身处的网络时代,点一盏青灯读书的场景似乎越来越少。但是读书,却依然是防止我们精神腐朽的一个重要渠道,书会给我们力量,书也会给我们提供仰望星空的理由”。这些话不是我说的,但是今天,我对它的体会越来越深刻了。

  福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 陈成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