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学习频道

甘力:增强网络空间国防力

发布时间:2017-08-23 11:25:15  来源:福州新闻网

  《网络战争》读书心得

  互联网的缔造者和网络战的始作俑者美国,无疑已经成为世界唯一的网络强国,并明确将中国作为网络空间的最大对手。中国要走出网络大国到网络强国的崛起之路,就必须建立网络国防力量,形成可对等制衡的新型中美网络大国关系。同时,我们又面临网络恐怖主义等非传统威胁。这一切都要求我们创新网络空间制权理论、研究网络空间攻防战法、发展网络空间武器装备、建设网络空间作战力量、加强网络空间战场建设,全面谋划打赢网络战争。

  美国战略家丹尼尔·奥·格雷厄姆深刻指出:“纵观人类历史,凡是那些最有效地从人类活动的一个领域迈向另一个领域的国家,总能获得巨大的战略优势。”这一点已得到人类历史的反复证明。成功经略海洋,造就了英国这个曾经辉煌一时的“日不落帝国”;成功经略太空,确立了美国至今都难以撼动的“太空霸主”地位。进入信息时代,网络空间的出现和快速发展,又成为大国新一轮博弈中争相抢占的战略制高点。

  “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网络空间是一把锋利的“双刃剑”,在开启经济繁荣和国家富强大门之时,如果对网络空间军事化趋势缺乏必要的警惕,轻视了来自网络空间的军事威胁,忽略了加强网络空间军事斗争准备的重要性,同样也可能为国家安全留下“阿喀琉斯之踵”,甚至成为导致国家衰亡的导火索和加速剂。“苏军士兵铜像事件”中俄罗斯黑客攻击爱沙尼亚网络的兵不血刃,“阿拉伯之春”中网络舆情快速“裂变”力可覆国的巨大威力,利比亚战争中北约“网络黎明”网络战分析报告的浓烈杀机等,都给世人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预示着人们一直担心的网络战争正踏着加速的步伐渐行渐近。

  当前,我国各类网络终端和网民数量世界第一,以“BAT”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迅速崛起壮大,网络经济规模总量持续增长,网络空间生产力爆发性增长,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生机和活力。然而,正如国富不等于国强一样。“网富”也不等于“网强”。网络空间大而不强、“浮肿虚胖”,就会成为各种敌对势力觊觎的对象,一旦被其抓住弱点并加以攻击利用,将严重威胁我国国家安全。因此,在注重发展网络空间生产力、文化力的同时,加强网络空间军事斗争准备,显著增强网络空间国防力,是建设网络强国、打赢未来网络战争的根本保证。

  加强网络空间军事斗争准备,具体说来,应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创新网络空间制权理论。制海权、制空权、制天权等制权理论发展演进的过程表明,各个历史阶段每一种战争空间的出现,随后都会产生相应的制权理论。新的制权理论又会大大促进和牵引军事技术的进步,以及军队体制编制和作战方法的革新,成为战争形态演变和军事变革的推进器和催化剂。一名美国学者认为,“21 世纪掌握制网权与 19 世纪掌握制海权、20 世纪掌握制空权一样具有决定意义。”网络空间是新兴的第五作战领域,应通过深刻揭示网络空间的战略意义、战略地位和战略价值,超前谋划夺取制网权的战略对策等,推出完整系统的网络空间制权理论,科学指导网络空间军事斗争。

  研究网络空间攻防战法。网络空间作战属于典型的“三非”( 非对称、非线式、非接触 )作战,体现了“三无”( 无人、无形、无声 )战争的发展趋势。与传统作战样式相比,网络空间作战具有攻防不对称、作战界限模糊、作战手段复合、技术性极强等特点。根植于实体空间作战的传统作战理论明显不适合于网络空间作战,只有把握网络空间作战的根本特点规律,大力研究网络空间攻防战法,才能在网络空间对抗中占据主动和优势。例如,网络空间作战平战一体、隐蔽性强,无须兵力调动和调整部署,就可在没有明显征兆的情况下,在极短时间内提高攻击强度和加快攻击节奏,易达成作战时间的突然性,新型的网络闪击战将成为未来网络战争的重要作战样式。发展网络空间武器装备。要突破武器装备都是硬件的传统观念束缚,树立软件也是武器装备的观念。注重发展不同作用对象、不同破坏机理、不同用途的网络空间作战软件,形成门类齐全、型号完备的系列化网络攻防软件武器装备。例如,除了病毒、木马等网络进攻武器外,还要发展用于网络防御的专业防火墙、攻击溯源工具等武器,以及用于网络侦察的网络嗅探器、漏洞扫描软件等武器;除了针对互联网和金融、交通、电信、电力、广播电视等关键业务网的战略网络战武器外,还要发展针对战场通信网、战术互联网等军用网络的战场网络战武器;除了以降低对方网络效能为目的的破坏性武器外,还要发展用于穿透对方国家防火墙,大量发布宣传信息进行舆论造势的网络心理战武器;等等。

  建设网络空间作战力量。在网络空间这个没有硝烟的寂静战场,纵横驰骋、冲锋陷阵的已不再是扛枪的普通士兵,而是用知识武装起来的高智商、专家型网络战士,他们以电脑当武器,键盘和鼠标是板机,比特是子弹,拼的不是体能,而是技能和智能。应大力发展和系统整合军队各种专业网络战力量,形成精干高效的网络空间作战正规军、常备军,同时还要按照“小核心、大外围”的思路,加紧建设由网络民兵、网络警察、爱国黑客、中大型企业网络技术人员等构成的地方非专业网络战力量。应通过专业院校和科研单位定向培养,以及面向社会招聘等多种渠道,广泛培养和吸纳网络战人才,尤其是那些特殊领域和作战急需的“奇才、偏才、怪才”。

  加强网络空间战场建设。在强化网络基础设施建设,构建带宽充裕、安全性好、运行高效的军事信息栅格的同时,还应不断加强网络侦察探测,增强网络空间态势感知能力,绘制全球网络地图;积极开拓设置海外网络战攻击阵位,加紧建设全球一体的网络战阵位体系;通过秘密控守、漏洞储备、后门植入等,进行大规模网络战战略预置等。网络空间战场建设应借鉴美军等发达国家军队的经验和做法,如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 20l2 年就启动了“基础网电作战 (X 计划 )”。其中,网络地图是“X 计划”的核心,通过信息收集、建立模型及可视化,实时反映世界各地网络节点的位置及其连接方式,并把相关信息发送到“X 计划”系统中的其他部门。网络地图一旦绘制成功,就能生成类似传统实体空间战场态势图的网络空间通用作战态势图,大幅降低网络空间作战的复杂性和难度。

  第51期科(局)长进修班 甘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