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学习频道

吴国荣:用好大数据这把双刃剑

发布时间:2017-08-04 20:07:54  来源:福州新闻网

  关于《大数据时代》读后感

  现在的社会是一个高速发展的社会,科技发达,信息流通,人们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密切,生活也越来越方便,大数据就是这个高科技时代的产物。最早提出“大数据”时代到来的是全球知名咨询公司麦肯锡,麦肯锡称:“数据,已经渗透到当今每一个行业和业务职能领域,成为重要的生产因素。人们对于海量数据的挖掘和运用,预示着新一波生产率增长和消费者盈余浪潮的到来。”“大数据”在物理学、生物学、环境生态学等领域以及军事、金融、通讯等行业存在已有时日,却因为近年来互联网和信息行业的发展而引起人们关注。

  大数据的精髓在于我们分析信息时的三个转变,这些转变将改变我们理解和组建社会的方法。第一个转变就是,在大数据时代,我们可以分析更多的数据,有时候甚至可以处理和某个特别现象相关的所有数据,而不再依赖于随机采样;第二个转变就是,研究数据如此之多,以至于我们不再热衷于追求精确度;第三个转变因前两个转变而促成,即我们不再热衷于寻找因果关系,而应该寻找事物之间的相关关系。大数据告诉我们“是什么”,而不是“为什么”。在大数据时代,我们不必知道现象背后的原因,我们只要让数据自己发声。

  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的《大数据时代》一书,以数据为核心,引导人们用数据的思维去理解世界,用数据的思维去解决问题。舍恩伯格分三部分来讨论大数据,即思维变革、商业变革和管理变革。在第一部分“大数据时代的思维变革”中,舍恩伯格旗帜鲜明的亮出他的三个观点:更多,不是随机样本,而是全体数据;更杂,不是精确性,而是混杂性;更好,不是因果关系,而是相关关系;第二部分讨论了大数据时代的商业变革。舍恩伯格认为数据化就是一切皆可“量化”,大数据的定量分析有力地回答“是什么”这一问题,但仍然无法完全回答“为什么”。因此,我认为并不能排除定性分析和质化研究,数据创新可以创造价值,这是毫无疑问的。舍恩伯格在讨论大数据的角色定位时仍把它置于数据应用的商业系统中,而没有把它置于整个社会系统里,但他在第二部分大数据时代的管理变革中讨论了这个问题。在风险社会中信息安全问题日趋凸显,数据独裁与隐私保护成为一对矛盾。如何摆脱大数据的困境?舍恩伯格在第三部分用数据的思维去理解世界中试图回答,正如舍恩伯格在结语中所道:“大数据并不是一个充斥着算法和机器的冰冷世界,人类的作用依然无法被完全替代。大数据为我们提供的不是最终答案,只是参考答案,帮助是暂时的,而更好的方法和答案还在不久的未来。”让大数据讨论从自然科学回到人文社科。

  “大数据”不是舍恩伯格研究的问题,而是研究对象,他研究的是数据处理和信息管理问题,同时也讨论信息安全和网络伦理问题,还引发哲学上的思考,哲学史上争论不休的世界可知论和不可知论转变为实证科学中的具体问题。可知性是绝对的,不可知性是相对的。“大数据”之所以为大是因它引发人类生活、工作和思维的大变革,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大数据时代》的意义不仅在于它讨论了若干重大问题,而且对研究者开出了一个问题清单,从而引发更多人来探讨这些有趣的问题。

  《大数据时代》一书的亮点在于突出人类的作用优于算法和机器的观点,降低科学夸大化带来的负面影响。舍恩伯格认为大数据的核心是预测。“大数据不是要教机器像人一样思考。相反,把数学算法运用到海量的数据上来预期事情发生的可能性。”舍恩伯格甚至不回避大数据所产生的负面影响,他在第七章里谈到让数据主宰一切的隐忧。我觉得这是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在量子力学里有一个测不准原理:一个微观粒子的某些物理量(如位置和动量,或方位角与动量矩,还有时间和能量等),不可能同时具有确定的数值,其中一个量越确定,另一个量的不确定程度就越大。它是解释微观世界的物理现象,信息社会中的大数据会不会也有类似情况呢?如果我们再把凯文·凯利的《失控》对比来读的话就更有意思了,这样我们对整个物质世界及至人类社会就有了更全面更深刻的洞察,从物理王国到生物世界,再到信息社会。从公共卫生到商业应用,从个人隐私到政府管理,大数据无处不在。与此同时,从哪个角度探讨用什么方法研究,舍恩伯格都不会忘记大数据服务人类造福人类的终极目的和价值所在。“大数据并不是一个充斥着运算法则和机器的冰冷世界,其中仍需要人类扮演重要角色。人类独有的弱点、错觉、错误都是十分必要的,因为这些特性的另一头牵着的是人类的创造力、直觉和天赋。偶尔也会带来屈辱或固执的同样混乱的大脑运作,也能带来成功,或在偶然间促成我们的伟大。这提示我们应该乐于接受类似的不准确,因为不准确正是我们之所以为人的特征之一。”

  大数据为我们提供的不是最终答案,只是参考答案,帮助是暂时的,而更好的方法和答案还在不久的未来。大数据终将也像其他技术一样会是一把双刃剑,用得好,动心,滥用,害怕。未来的大数据的发展会如作者所说的,是一场生活、工作与思维的革命。

  第五十二期科(局)长进修班 吴国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