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学习频道

姚晓敏:柏拉图的正义思想

发布时间:2017-02-08 16:40:42  来源:福州新闻网

  《理想国》读后感

  《理想国》是古希腊殿堂级哲学家、思想家柏拉图的经典巨著,其副标题为“论正义”。《理想国》通篇以柏拉图的老师--苏格拉底与其学生、朋友间丰富多彩、环环相扣的对话的形式写成的。全书共分10卷,其中包含着大量的各个学科的知识,如哲学、伦理学、教育学、文艺学、政治学等,从开篇对几种流行正义观的批判到对正义的定义,从国家正义到个人正义,从正义如何实现到正义实现的益处,无不体现着这位伟大哲学家对雅典城邦的深思,体现着一个思想家为国担忧的责任,对后世的影响极大。

  所谓理想国,是柏拉图推理出的一个充满正义和美德的国家。《理想国》的思想主题是正义。该书认为理想城邦的标志是实现城邦正义,因此全书内容便是围绕如何实现城邦正义展开的。书中把正义分为城邦正义和个人正义,分别从正义的内涵、城邦正义的实现、城邦正义的维持、城邦正义的衰败四个方面进行探讨,其中城邦正义是论述的重点。在柏拉图看来,实现城邦正义的关键在于确保哲学王统治,维持城邦正义的两大手段是公共教育和公有制度。

  柏拉图认为,人作为个体的力量是渺小的,人只有生活在集体中其各方面的需求和能力才能获得充分的满足和发展。他认为,人类作为个体不能独自生产自身生活的一切所需,人类需要共同聚居,相互扶持,相互帮助,进行有组织的社会化分工开展生产,以满足每个人的多样化的需求。因此,人类的聚居地就是国家或城邦。恩格斯对柏拉图的这一思想评价非常高,称之为“天才的描述”。显然柏拉图在这里并不是空想主义,而是站在一个很现实的角度,客观的总结自己对现实世界的理解。在《理想国》中,柏拉图一步步论证了人们因为各种需要渐渐形成了城邦,先是生产,接着需要保卫,后来需要管理,三种人就产生了,即生产者、保卫者、统治者,与之相对应的三种美德为:节制、勇敢和智慧。三类人的和谐是正义,也就是三种美德的和谐。生产者的美德是节制,他的功能是安分守己地当农夫和手艺人以提供粮食和衣物;保卫者的美德是勇敢,他的功能是保家卫国,抗击敌人;统治者的美德是智慧,能透过感性世界看到永恒世界,其职能为管理国家。因为三个等级具备的美德不同,并且这三个等级能各守其美德,各司其职,发挥自己的功能,即生产者生产,保卫者守卫,统治者管理,那么正义的理想国才能实现,在理想国里,每个人都在履行自己的义务,执行一种最适合自己天赋的任务。这种国家正义从根本上说是建立在人的自然禀赋的基础上的,正因为自然禀赋的不同,所以才有了不同的等级划分以及不同等级在社会中的不同地位。

  这种正义状态下的国家过于“理想化”,失却了一个社会结构应有的流动性,而将人固定地捆绑在某一个角色上,会使得社会失去创造性和活性,使得每个阶层、每个等级过度固化。仅靠哲学王作为最高统治者并不能完全维护一个国家的长期繁荣和长治久安,毕竟不同的人具备不同的天赋,不同的地域拥有不同的资源禀赋。在这种理想化的状态下,这些个体细胞和环境优势都将失去活性。如果当每个公民都做到各自的正义时,这个国家顺理成章的实现了柏拉图所理解的正义。但是,这种过分稳固的状态,过于“安逸”,将会使这个国家失去活性、流失创造性,裹足不前,驻足停留。

  柏拉图构建的个人正义的理论框架,与国家正义的框架是相对应的。国家正义框架中有统治者--护卫者--生产者三部分,个人正义的核心——灵魂也相对应着理智--激情--欲望三重架构。它们之间是一一对应关系的。柏拉图认为,在个人的灵魂中,理性是对事物进行思考与判断的部分,欲望是用于感受爱、饿、渴等原始的物欲骚动的。灵魂的最重要的部分是理性。理性在柏拉图的个人正义观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只有当理性在灵魂中占据统治地位的时候,个人正义才有可能实现。激情也是灵魂的组成部分,是人们因之以发怒的那个东西,当人的灵魂中欲望相对强大时,激情就会站在理性一边去限制欲望,体现为愤怒。比如战场上的士兵在敌人面前惧怕死亡,想要临阵脱逃,这时不怕战死、战胜敌人的激情就出现了,它约束逃生的欲望,进而支持保卫城邦的理性。灵魂的第三个组成部分是欲望,欲望仅仅只是身体的欲望,比如一个人感觉渴了要喝水,渴本身属于欲望。

  既然国家正义的三个部分是处于一种相互协调的状态,最终的理想状态是达到一个稳固的均衡,那么同样在个人正义中,构成灵魂的理智、激情、欲望三个部分也是处在一种相互协调、相互平衡、和谐共存的状态,并且在柏拉图眼中,这三者同样有一个达到稳固的均衡这么一个理想化的状态。他认为,理智是在灵魂中起主导作用的,激情服从和协助理智,二者协力约束制衡欲望。也就是说个人正义就是理性统治激情和欲望并保持内部和谐的灵魂状态。在这个状态下,人们自己主宰自己,自身秩序井然,对自己友善,是一种理想的静态均衡状态,也就达到了所谓的个人正义。

  个人正义和国家正义应该是相互对应并且互相联系的,它们二者互为充要条件, 但个人正义更为重要,只有个人灵魂先达到正义的状态,才能让国家这个社会组织拥有正义的细胞,进而实现国家正义。但《理想国》终究只能是“理想国”,现实世界中并不存在纯粹的理想化的国家正义。柏拉图自己也承认“并不需要所有人都做到正义”,在任何时代、任何城邦都不会出现纯粹正义的城邦。也就是说,个人正义只是相对于整体而言,一个正义的城邦不需要所有的公民都是正义的。

  那么,究竟城邦正义达到什么程度才能算是国家正义呢?柏拉图虽然没有明确提供这样的标准,但却提供了推导的线索。《理想国》中有大量篇幅谈论护卫者特别是统治者的教育,对被统治者却着墨甚少,由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要实现国家正义的重要条件,就是要做好这个国家的顶层设计,选择正义的统治者。统治者通过正义的手段,使得辅助者、被统治者等越来越正义,由此不断提高城邦的正义化程度。

  柏拉图作为古希腊最著名的哲学家,特别是他作为历史上系统论述正义观的第一人,其对正义的观点对后人的影响巨大。著名哲学家卡尔•波普说过:“柏拉图著作的影响无论好坏都是不可估量的。可以说,西方思想不是柏拉图哲学的就是反柏拉图哲学的,但很少是非柏拉图哲学的。”由此可以看出,柏拉图的思想对西方乃至整个人类社会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通过对柏拉图文本中有关正义思想的细致、详细的解读与分析,我们会发现柏拉图的正义思想具有很深刻的内涵。当代人要想研究正义的思想、内涵以及意义则必然要先深刻理解柏拉图的正义观。因此,柏拉图的正义观思想对正义的研究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

  正义话题是人类永恒的主题,也是伦理学无法避免的问题。正义问题,是人类社会的基本问题之一,不光在构建政治体系的时候是第一要义,也是个人行为的基本标准。正义问题之所以如此重要就在于它是人类社会维持其正常运行和稳定发展最基本的要素。当前的中国社会正处于一个转型期,也正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构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关键时期。研究柏拉图《理想国》中的正义思想不仅可以探明西方社会最早正义思想体系的形成原因、内涵以及对后世的影响,还可以对我国正在构建的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起到一定的启示作用。

  市委党校第31期县处班 姚晓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