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福州新闻网 >> 学习频道

方传彪:不回避现实问题 坚定理想信念

http://xuexi.fznews.com.cn 2017-03-13 15:47:44   来源:福州新闻网   【字号

  《大道之行:中国共产党与中国社会主义》读后感

  首先,感谢市委组织部给我在党校学习两个月的机会,让我有机会从繁忙的事务中抽出专门的时间来学习,有幸在这过程中专门拜读了《大道之行:中国共产党与中国社会主义》。这本书,是一群来自清华、北大、人大、复旦的“75后”青年海归学者的冷静思索,他们分别从文明、政治、基层、社会、经济等五个方面,直面“中国问题”,分析了中国道路、中国制度、中国治理的优势与问题,探讨了中国共产党如何克服重重危机与挑战,并回答了干部群众关注和深感困惑的一些重大问题。书中没有慷慨激扬的歌功颂德,却让我看到了满腔的爱国热忱和对党的拳拳赤诚之心,可谓是字字珠玑,用心良苦!本书的主旨是:不自信无以立根本,不批判无以识当下,不创新无以图将来。也正是这样的精神,让我看到了我党建设的核心在于通过思想与制度建设保持政治主体性,建设社会主义的根本在于驾驭资本为人民服务,基层善治之道要把人民组织起来落实好基层直接民主,社会建设要保护人民结社意愿、以人民社会包容公民社会。下面我从四个维度思索来谈谈我的感想。

  1、不回避现实问题:从毛泽东时代的社会主义1.0版本,到一方面促进经济发展一方面扶贫减贫的社会主义2.0版本,到追求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3.0版本,我们取得了长足发展和进步,但是也出现了新的问题,如:共产党搞革命需要人民,但搞建设是否不再需要人民而只需要资本家和资本?社会面上更是出现了政府官员贪污腐败,群众被迫个人自保,群众逐渐开始不信任政府进而同情和仿效钉子户,政府疲于维稳等怪圈现象。在经济政策层面上,这归因于我们强调市场机制与政府干预的抽象两分,却忽略了百姓的要求。在社会政策层面上,这归因于我们强调个人主义的“以人为本”而非传统的“以民为本”,还强调行政体系机械的“网格化覆盖”而非把群众组织起来“参与”。在此,我们要高度警惕“烂根”现象,由是,引申到第二个问题,党的领导保持百年基业,必须全党8000多万党员都要坚定理想信念,要把党的领导写进宪法,依法治国。

  2、坚定理想信念:党的领导作为核心制度,当前面临官僚化带来的代表性危机与主体性销蚀带来的正当性危机两大危机。2013年下半年始,分为两个批次开展的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正是看到了执政面临的精神懈怠、能力不足、脱离群众、消极腐败等四大危险,开展自上而下、上下结合的思想教育活动。这场活动使领导干部深刻认识到了自身存在的不足,使广大人民群众有机会畅所欲言说真话,进一步密切了党群干群关系。继而“三严三实”主题教育实践活动中,加强党员、尤其是党员领导干部的党性修养,通过领导干部上党课、坚持基层党组织“三会一课”制度、开展党员论坛、及时发布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信息等方式,不断深入开展党员政治理论教育和党性修养教育,通过坚持不懈的思想建设以达到梁漱溟所言之“透出人心向上的力量”。目前,要积极按照中央部署,认证学党章、学系列讲话,在党言党、在党忧党、在党为党,做一名合格党员。

  3、永远依靠人民:从总体上看,中国代表制政治的核心在于中国共产党如何保持“代表性”与“先进性”。问题的关键是中共如何对多元的社会利益进行认识和综合。回归到实际层面,这也是一个如何取得人民信任的问题。广大人民群众政治效能感比较低,对党政干部的信任度比较低,如何解决?一方面,执政党加强自身的建设是关键,党不能成为一个社会精英俱乐部,在成员结构上仍要保持以工农为主,要发扬党内民主,让一线党员声音获得畅通的表达渠道;要严格限制“一家两制”(即一个家庭或家族中有成员担任党政干部,另外有成员下海经商),减少特殊利益对决策与政策执行的干扰。另一方面,还要增强对广大人民群众的回应性,办好日常生活中身边的“小事”。

  4、创新思维朝前看: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当今的中国面临着各种机遇和挑战,我们不光要通过投入资源与人才、支持能力建设,积极培育和支持各种人民的自组织,调动人民活动,达成国家——市场——社会三部门的新平衡。我们还要寻找新的维度,对资本的认识和运用有一个新的把握。中国问题的复杂性在于资本的寻租和权力的寻租相互伴生,盘根错节,这正是当前中央大力反腐所面临两面作战的严峻形势。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共益性”市场经济,我们要探索由“中国制造”转向“中国创造”,除了顶层规划对市场盲目性进行自觉引导、公有资本的公益性对冲市场经济的自私性、民生国家提供兜底功能并促进弱势群体发展外,平台型地方政府作为经济操盘手提升市场竞争的组织化水平尤为重要。解决民生问题是政府施政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地方政府应通过创新精神和高效的决策与执行为社会创造财富,搭建好基础设施平台、产业链与供应链平台、稳定预期平台。书中提出,2020年之后,当中国顺利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步入高收入经济体行列,经济总量赶上并超过美国之际,共同富裕问题就比经济效率问题更为突出,中国理应考虑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向社会主义中高级阶段过渡的问题。中高级阶段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将是一种吸纳了资本主义优势的新型社会主义模式,将是兼顾自由与联合、效率与公平的新型社会形态。对此,我们充满信心,拭目以待!

  市委党校四十八期科(局)长班 方传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