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福州新闻网 >> 学习频道

余根钦:教育问题是绝对不允许“等一等”

http://xuexi.fznews.com.cn 2017-03-03 15:33:55   来源:福州新闻网   【字号

  读习近平《摆脱贫困》的心得体会

  《摆脱贫困》是习近平在1988年-1990年期间的工作实践的总结和感触之作。篇幅虽短,160页,但字字珠玑、充满活力与时代气息,其中饱含着极其丰富、深刻、前瞻性与战略性统一的治国理政的思想,具体可以囊括经济、社会、文化教育、民族、政治、生态、党的建设等领域。从党的十八大以来,可以说,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领导集体将这一思想淋淋尽致地与当代中国的社会实践有机统一,不断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推向纵深,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不断奋斗。为此,具体而言,我想通过这本书,并结合当代中国的社会实践谈3点体会。

  一、加强理论学习,作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

  姓“马”容易,信“马”难;并非所有姓“马”者是马克思主义者,但信“马”者必然是马克思主义者,其中这种信是真信真懂、植入人的脑袋与心中,而非半懂不懂,抑或只懂知乎三言两语。而培育信“马”的有效途径除了不断脚踏实地的加强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著作的学习、体会、领悟,别无他途。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著作的原因在于,正如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指出的“理论一经群众掌握,也会变成物质力量。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而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同时,在《摆脱贫困》一书中,习近平认为,“如果不努力学习马列主义的理论和方法,如果不用马列主义指导自己的思想喝行动,他要在革命斗争中坚持无产阶级的立场,增强无产阶级的思想意识,是不可能的。所以一定要反复学习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的经典原著,反复琢磨、深刻领会”,从而“不断提高自己的理论素养和政治水平。”可见这两者的逻辑上具有内在的一致。在1992年出版的《摆脱贫困》一书,习近平有的放矢地引用了大量的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著作,其中不乏有马克思的《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起源》、马克思恩格斯合著的《共产党宣言》、列宁的《关于提高人民劳动生产率》以及斯大林、毛泽东、邓小平等的话语。在《摆脱贫困》出版后的21年,即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就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和方法论进行集体学习时,也再次强调要原原本本的学习马列主义经典著作;两年后的2016年05月18日,习近平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时强调,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首先要解决真懂真信的问题。只有真信真懂马克思主义,才不会在理想信念中缺精神之“钙”,才能真正掌握马克思主义理论从而不断指导中国的现实的实践,从而带领人民群众朝着共同富裕伟大目标前进,而不至于犹如在广阔无垠的大海上航行的小船找不到前行的方向。

  三、 严以修身,廉洁奉公

  党政机关廉洁与否,关系到党的存亡与人心的向背。只有严以修身,洁身自好,心系人民,才能造福一方。马克思恩格斯合著的《共产党宣言》中提到,共产党人不是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而是为大多数人谋利益的。共产党人是人民的公仆,而不是,人民是共产党人的公仆。那些以权谋私、权钱交易的行为是党纪不容,国法不容,人民不容,其结果只能且必然是一失足成千古恨。所以习近平在《摆脱贫困》中指出,“我们党的宗旨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本质,都决定了我们不能容忍腐败现象的资深和蔓延。”“共产党人有信心承担起廉政建设的历史使命,这种信心建立在服从真理和为真理而奋斗的每一个实际行动上。”诚然,一步行动比一打口号来的更为实在。纵观从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共产党对打“老虎”、抓“苍蝇”的运动,无论在广度与深度,都在不断的加强。曾有人毫言,新一届的领导集体对腐败的打击力度是“新官上任三把火”中一把火,其烧不长久,也就是说,认为中国共产党人在反腐败问题上只是演戏,做样子,同时扬言“腐败不可避免论”等。从近些年的中国共产党对腐败的打击力度上看,我们可以深刻感觉到党对腐败持零容忍的态度是坚决的,是彻底的,是全面的。所以针对上述的谬论,事实证明是不攻自破的、站不住脚的。为此,习近平在《摆脱贫困》一书中提到了4句话关于对广大为官之人的警钟长鸣的建议,依然彰显着时代的生命力与光芒,我们必须要学习、铭记、践行。一是,“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也就是说,不是我的东西,坚决不能拿。二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不要既想当官,又想发财,要当干部就不要想发财。三是“寸心不昧,万法皆明”。四是,“为官一场,造福一方”。而不是“为官一场”,造福自己的子孙后代、家族兴旺。选择为官,就要担当起为官的本真状态,担负起自己的责任与担当,不怕苦、不怕累,多做实事,正如习近平在《摆脱贫困》一书中指出的,“多做少说,不说只做”,人民群众真正需要的就是这种实打实干的、能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之人。

  三、教育问题是绝对不允许“等一等”

  古人云,“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若我们在现实的实践上,对教育问题不引起足够的重视,也就是说,对教育问题上说,“等一等”,那么我们所耽误的不是一代人的教育问题,而是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的教育问题,特别是贫困地区的孩子,想走出大山,可以说唯一的途径就是只有通过教育才能实现自我翻身,否则别无其他捷径。曾经有个看似诙谐但听起来很让人悲怆的一段对话:记者问:你放羊为了什么?放羊娃说:赚钱。记者问:你赚钱为了什么?放羊娃说:娶媳妇。记者问:你娶媳妇为了什么?放羊娃说:生娃。记者问:生了娃干什么?放羊娃说:放羊。显然,这是一个圆圈式、内部无限自我封闭循环的发展模式,而非螺旋式的上升发展模式,也就是说,放羊娃的思想是单向的、禁锢的,而非一种以发展眼光看自己,不懂人的本质在现实性上是不断向前发展的。而这一现象在一些蒙昧的、经济有所欠缺、穷乡僻壤的地方显得比较司空见惯。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当地经济的发展制约,另一方面就是教育的贫瘠,他们在人生道路上缺乏必要的路人指点,而教育是最基本的、最有效指路工具箱。所以,在这个意义上看,习近平在《摆脱贫困》一书中针对闽东的教育上指出,“我走过不少乡村,看到不少简陋的校舍,心里沉甸甸的”“农民有脱贫致富的决心,却伴有缺乏文化知识、科学技术的苦衷”“教育问题是绝对不允许“等一等”的。现在不是议论闽东要不要办好教育,而是要动手解决怎样办好教育的问题。”从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我国在教育上的投入也不断与逐年增加,相较以往的教育环境还是改善很多,但是我们也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即教育资源分配上还是存在着地域性的差异。尽管农村的校舍改善了,但在农村上学的孩子数量却不断减少,这还是值得让我们进一步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