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福州新闻网 >> 学习频道

陈硕:还原每一个关键细节

http://xuexi.fznews.com.cn 2017-03-03 15:33:55   来源:福州新闻网   【字号

  《公共事物的治理之道》读后感

  本书是0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奥斯特罗姆的代表作,是新制度主义学派的代表作,也是战后引证率最高的四部政治学著作之一,获奖无数。该作者主要致力于有关小型渔场、灌溉系统、牧场、森林以及其他共投资源的利用等共同财产制度的研究。以下是本人读完此书后粗浅的一些体会:

  一、公共管理和公共行政之区别

  当我们谈论“公共管理”,我们不禁要问,和“公共行政”说的是一回事吗?如果有区别,二者的区别又在何处呢?本书一开篇,谈到该书针对的问题是“许多个人共用的自然资源的最佳治理问题”,作者指出“无论国家还是市场,在使个人以长期、建设性的方式使用自然资源系统方面,都未取得成功;而许多社群的人们借助既不同于国家也不同于市场的制度安排,却在一个较长的时间内,对某些资源系统成功地实行了适度的治理。”

  该段话恰好例证了公共管理和公共行政范畴的不同,作者所研究的"自然资源"本身,正是公共管理的对象而非公共行政的。而成功进行对资源适度治理的“非国家非市场”的制度安排,也体现公共管理主体之于公共行政的多样性。

  对“公共管理”的认识曾经是,该学科是研究政府做什么以及如何做的问题。可以说,这本书的阅读,让我拓宽了眼界,公共管理领域绝非原来想象的那样,这个世界上几乎所有与人相关的一切,都可以成为公共管理的对象,比如高山、森林、湖泊、渔场等等。而因为公共管理主体的多样性,也使这个问题表现出更为复杂的一面。

  二、解决问题的思路——政府或者市场还是另有其他?

  在用“公地悲剧”来描述现今存在的“酸雨问题”、“都市犯罪”等问题后,作者分析了解决方案,一是以利维坦为“唯一”方案,即对绝大多数自然资源系统实行中央政府控制的政策方案。作者指出,该方案最优均衡的条件是“信息准确、监督能力强、制裁可靠有效以及行政费用为零这些假定的基础上”。我们知道,对政府有如此的期盼固然是人们美好的愿望,但是,实现起来有不小的难度。另一种解决方案是以“私有化”为“唯一”方案。存在的问题是会产生许多不必要的费用,还有,相对于流动性资源(水和渔场),私有产权难以界定。

  可以说,无论“政府”或者“市场”,在解决某些公共事物方面,都存在缺陷。上述关于“政府”或者“市场”的解决方案之争同样发生在我们今天的很多领域,比如房地产、比如教育、比如医疗卫生。究竟该完全放手交给市场,还是由政府管控?或者争论是市场多一点还是政府多一点?

  本文作者认为“存在着许多不同的问题和许多不同的解决方案”,同时,深刻地指出“把制度搞正确”是一个困难的、耗时间和引发矛盾的过程。——读此,心有戚戚,其实这也是我们日常存在的一个巨大的思维误区,我们时常谈到制度设计,仿佛把制度设计足够好,就能够实现管理的目标。独独缺少对于制度在多大程度上会被切实遵守,因何原因被遵守以及因何原因被打破的深入实证分析,导致众多研究往往流于一厢情愿的空谈。

  接下去,作者更为开阔地谈到“许多成功的公共池塘资源制度,冲破了僵化的分类,成为“有私有特征”的制度和“有公有特征”的制度的各种混合。公共的和私有的制度经常是相互依存的。

  行文至此,作者已然为我们开拓了思维模式,在我们争论“市场”或者“政府”的时候,我们实际上已经陷入了一种非此即彼的思维模式。相对于活生生的各类例子,我们不妨先睁开双眼,看看人家是怎么样将二者有效地结合来形成“成功”的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