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福州新闻网 >> 学习频道

董智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助推中国经济提质增效

http://xuexi.fznews.com.cn 2017-02-28 14:00:23   来源:福州新闻网   【字号

  读《中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感

  当前有学者认为,中央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表明我们放弃了凯恩斯主义经济政策,转向供给学派的主张。其实,纵观过去几十年中国经济改革,你会发现所有的改革从来都是问题导向的,供给侧改革要改什么,要看中国经济运行和发展面临的要害问题是什么,而不是简单的政策转向问题。毋庸置疑,中国经济正处在由10%左右的高速增长向中高速增长的转换过程之中,而其背后是结构、动力、体制政策环境的转换,由此也可以称之为“转型再平衡”,即由高速增长平台上的供求平衡转向中高速平台上的供求平衡,以往长时期支撑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粗放增长发展方式、中低端的产业结构,以及要素驱动、投资驱动的增长动力等均达到峰值瓶颈。但随着人口红利衰减、“中等收入陷阱”的风险累积、国际经济格局深刻调整等一系列内因与外因的共同作用,经济发展已进入了“新常态”。

  《中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告诉我们,供给侧改革是以结构性改革助推中国经济提质增效,建立供需匹配、可持续发展的新经济结构。中国经济达到中高速增长平衡点后,很可能落入低效益、高风险的特殊困难时期。摆脱这种困局,首当其冲是要高度重视并大力度减少产能,同时解决其他领域“低效率洼地”问题。当前,我国应通过实质性的改革措施,进一步开放要素市场,打通要素流动通道,优化资源配置,全面提高要素生产率,从而有针对性地进行改革。

  具体言之,首先,要积极稳妥地“化产能”,优化供给结构。以创新优化供给侧动力结构,倒逼市场出清,化解过剩产能,培养新的经济增长点,同时以创新形成更高质量的有效供给带动新需求,制定全面配套的政策体系,因地制宜,分类处置,妥善处理保持社会稳定和推进结构性改革的关系。依法为实施市场化破产程序创造条件,加快破产清算案件审理,从治理路径上必须由短期的行政干预转向长期的依法治理。同时,冲拳治理“僵尸企业”,即以壮士断腕之魂对“僵尸企业”和“绝对过剩产能”的产业动刀,突破地方政府和“僵尸企业”之间的利益关系,切段政府对其的各种救济渠道。另一方面,建立健全有利于兼并重组的相关政策配套体系,即形成“推力”,也形成“拉力”;实施“走出去”政策,通过国际投资与合作项目,将过剩产能输送至其他国家,提高国内资源的利用率。同时,利用大数据等高效现代工具,时刻跟踪并监督产能过剩治理进程;发展新兴产业,优化产业结构,创造绿色生产力。

  其次,多举并重“降成本”,提升供给能力。针对造成企业成本高昂、供给能力低下的主要因素,包括制度性交易成本、税费、社会保险费用等,制定并落实相应的解决方法与举措。加大行政审批改革力度,规范中介机构和服务,解决投资项目审批环节繁杂、效率低下、费用高昂等问题,并放松对生产性服务业的管制,以市场化导向促进该行业服务效率的提高。同时,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深化税费制度和公共行业价格机制的改革,并在社会保险方面,寻求职工利益和企业承受力二者的平衡点。

  再而,重拳出击“去库存”,清除供给冗余。此举措主要针对我国住房过剩问题。一方面,稳步推进户籍人口城镇化率,推进农民工的市民化率,促进农村人口向城镇迁移。同时,落实户籍制度改革方案,促进非户籍人口就业地落户,并建立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健全和完善住房租赁市场,发展住房租赁专门化企业,并扩大公租房的受用人群。并且,健全我国住房政策性金融体系,调动金融机构的积极性;鼓励房地产开发企业进行经营策略的调整,针对当前我国房地产行业的状况,适度降低房屋销售价格,并进行行业兼并重组,提高房地产行业运行效率。

  同时,力求做到雪中送炭“补短板”,扩大有效供给,即扩大要素供给,发展新型产业,提高经济增长质量与效益。其中,所谓“短板”,则指民生短板、优质供给短板、人力资本短板、城乡基础设施短板以及“三农”短板。针对当前社会存在的以上突出问题与主要矛盾,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抓手,针对各问题进行相应的具体而细节的政策实施,打好脱贫攻坚战、支持企业技术改造和设备更新、培育发展新产业、补齐软硬基础设施短板、加大投资于人的力度,继续抓好农业生产,进而为我国经济中高速增高提供持续动力。

  最后,防范风险“去杠杆”,确保供给安全。当前我国潜在的债务风险较高,特别是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远远超过发达国家,其主要原因是我国过度依赖间接融资,并且货币信贷政策过度工具,政府采用宽松的货币政策以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对此,我国应从债务重组、金融体系再造和加快结构性改革等方面入手。调整债务期限结构、债务利率结构和资金来源结构,并实施协议债务打折;在金融体系方面,加快发展多层次融资体系,利用债转优先股,降低杠杆率,同时发展资产证券化业务,并促进夹层融资的稳健发展;加快结构性改革,采用多种途径化解过剩产能,提高企业资源利用率,增强企业活力。

  当全球经济都处在“新平庸”之时,有些经济体寄希望于宽松货币政策或财政刺激政策寻求突破。但是,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试图在保留中高速发展的同时不断地演进。其中,我国决策者选择将政策着力点更多地放在供给侧,力求巧妙运用政策的方向和力度。压旧促新,找准当前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病根,开出了对症的药方,推动经济转型升级,打造更具竞争力与活力的中国新经济。我想,这不仅对我国的经济发展具有重要指导意义,对全球经济的复苏和增长同样有深远意义。

  福州市第32期领导县处级干部培训班董智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