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福州新闻网 >> 学习频道 >> 社会民生

刘士林:文化与产城融合

http://xuexi.fznews.com.cn 2014-09-30 10:11:58   来源:光明日报   【字号

  原标题:文化与产城融合

  刘士林

  CFP

  ■演讲人:刘士林 ■地点:上海交通大学法华镇校区 ■时间:2014年5月

  “产城融合”:问题的背景与真实性

  任何问题的出现,都有特定的背景和原因,也存在真实和虚假的问题。背景有大有小,有历史和当下之别,原因有简单有复杂,也有内外之分。真实性首先要追问的是“真问题”还是“伪问题”,确定了真伪以后,还有时间上的阶段性和空间上的范围问题,即一个问题在什么阶段、什么地方才是真实的,也就是说,一旦脱离了某些具体的时空条件,这个问题很可能就不再具有讨论和研究的价值。此外,在有媒介社会之称的当下,还要关注的是“叙事的真实”和“客观的真实”的区别,即很多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的话题,它本身究竟是现实的真实反映和再现,还仅仅是各种“好事者”制造的“话语游戏”。以上这些,是我们在今天讨论任何一个话题都困难重重的根源。“产城融合”在当下已是一个焦点性的公共问题,要想真正走近这个话题背后的客观事实,首先也要追问的是“产城融合”问题的背景与真实性。

  抛开“睡城”“钟摆式交通”“人气低迷”等“表象”,“产城融合”问题在深层揭示的是,作为城市经济功能的“产业”与城市政治、文化等主要功能之间出现了比较严重的不平衡和不协调。我们知道,城市是天生最活跃的经济体,它特有的永不休止的“浮士德精神”在外化过程中,必然要与城市的其他方面,如空间、居民、社会和文化传统发生激烈的冲突。这个问题和矛盾并不始于今日。芒福德在谈及工业革命对中世纪冲击时曾指出:“城墙的拆除,不仅仅是拆除了一圈墙,它具有更深远的意义和象征。”马克思和恩格斯曾这样描述19世纪末的伦敦,“全市人口的六分之一生活极其凄惨,属于赤贫阶层。很多人的住房没有水,没有光线,甚至没有玻璃窗。发病率和死亡率高得惊人。”马克思本人也曾指出:“就住宅过分拥挤和绝对不适于人居住而言,伦敦首屈一指。”在1865年关于伦敦公共卫生的一个调查报告中,还曾得出这样的结论:“即使把伦敦和新堡的许多地区的生活说成是地狱生活,也不算过分。”虽然近一个半世纪过去了,但是很显然,在人类进入城市世界的今天,由于城市的人口激增和经济震荡,这一问题正在变得越来越尖锐和突出。

  对于中国而言,由于人口规模大和经济发展速度快等特点,城市经济功能与城市空间、社会和文化之间的矛盾冲突更加激烈。同时,对于城市化本身的认识过于浪漫和脱离中国实际,导致了对这个进程中必须付出的代价在心理准备上严重不足。就前者而言,在我国新城新区的规划和建设上,最早一批新城主要是各种工业园区,各地政府急于投资建设工厂,拉动地方经济增长,很少考虑居住、交通及其他公共服务配套措施,这些新城很不适合人生存,是因为它一开始就没有考虑那么多。城市规划落后于产业规划,出现了交通拥堵、睡城等越来越严重的城市病。就后者而言,从“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城市理想,到我国提出“以人为本”的新型城镇化战略,当然都是正确的。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正确和客观看待这一历史进程。对此一个基本的理性判断应该是,由于农业人口基数大、工业化程度低、城市基础设施建设长期亏欠等,我国的城市化肯定不会一帆风顺,也必然要经过艰苦的奋斗和巨大的牺牲才能实现。而不是蓝图一设计描绘出来,就可以立竿见影地成为现实。当下对产城融合问题的很多愤激言辞,都和这种先入为主的浪漫主义观念和思潮密切相关。现实中各种突出问题和过于理想的价值标准反差太大,使人们很难准确和客观理性看待包括产城融合在内的所有城市发展问题,硬要拿“镜子里的烧饼”来充饥,这使一些本来很正常的问题变得不正常,本来凭借常识就可以理解的问题,在借助了很多知识手段后反而陷入了“你不说我还清楚,你越说我越糊涂”的症结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