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福州新闻网 >> 学习频道 >> 社会民生

李海东:面对“搭便车”的怨气与包容

http://xuexi.fznews.com.cn 2014-09-15 10:36:59   来源:大众日报   【字号

  大国之间如果缺乏互信,相互“搭便车”、互利共赢的情况就难以持续下去

  马:“搭便车”本来是一个经济学术语,指自己提供公共品后,别人也可以从中受益。其实美国也搭了很长时间的便车。19世纪英国海军非常强大,保障了全球海上贸易通道的畅通与安全,初衷当然是为了自己,但全世界包括美国都受益。

  李:通常而言,小国搭便车是比较普遍的,因为小国安全难以保证,他必须有所依靠,而依靠的对象往往是大国,或者大国领导的集团。但是大国之间,一个大国搭另外一个大国便车的话,风险度就极高。如果一个大国搭另外一个大国的便车,那么驾车这个国家就倍加警觉,担心搭他便车的那个大国实力增强到要“抢方向盘”、取代自身的程度。这是大国和大国处理关系中,面临的一个非常大的两难。而大国之间如果缺乏互信,或者说互信度不高,那么彼此之间一旦有搭便车的话,也是非常不顺畅、非常曲折的。

  美国在自身崛起的过程中,搭了英国的便车,但是我们同样不能忽视,美国在搭英国便车之前,分别在1776-1781年和1812年—1814年美英战与英国打了两场战争。所以,英国是不希望美国搭便车的,但是两场战争结束之后,英国发现通过军事方式是打不败美国的。从19世纪到20世纪初,美国还是一个区域性国家,英国则是一个全球性国家,他兼顾的不仅仅是美洲这一块,还要考虑到世界其他区域,所以英国又不得不容忍美国搭他的便车。美国搭英国的便车并最终取代英国,也不是以一种和平的方式实现的,还是战争。两次世界大战严重削弱了欧洲,从而客观上为19世纪搭便车的美国提供了一个超越英国的良机。如果没有这两场战争的话,美国搭便车搭到什么时候,还真是很难说的。所以,对于搭便车而言,尤其是大国搭大国的便车,是具有高风险的一件事情,非常考验大国的领导智慧和外交水平。

  马:“搭便车”会让驾车的人吃亏吗?还是一种双赢的选择?一种是指责别人“搭便车”,觉得自己吃了亏;另一种是主动邀请别人“搭便车”,这体现了两国怎样截然不同的外交理念?

  李:奥巴马扭曲了一个事实,即他只强调了中国从美国那里获益的情况,而刻意忽视了美国从中国的发展过程中获益的情况。中国是购买美国国债最多的国家,达1.3万多亿美元;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在美国开公司、设厂,客观上缓解了美国国内非常严重的就业压力;每年大量的留学生群体、旅游团体赴美,对美国国内消费有明显的刺激作用。所以大国和大国之间,如果是彼此搭便车、或者说相互接受搭便车的话,就需要构建一种信任关系,只有相互信任了,这样一种相互搭便车、互利共赢的情况才能持续下去,而且不存在一方占便宜、一方吃亏的问题。美国单方面指责别人搭便车、觉得自己吃亏,其实反映出美国的霸权心态始终挥洒不去,是一种霸权心态在作祟。他担心美国的首要位置或霸权地位受到中国的挑战,展现出来的是美国越来越不自信。美国外交中一个很明显的特征是,以是不是美国的盟友,来衡量搭便车是自己能接受还是不能接受的。如果是他的盟友的话,坦率地说,美国还真愿意做出相对的牺牲,当然前提是这些盟友支持他的霸主地位,比如二战之后的西欧和日本。而如果不是他的盟友的话,美国自然而然地就反感搭便车者。

  所以美国一再声称,希望看到一个强大的、繁荣的、稳定的中国,坚决不承认他在做破坏中国周边安全的事。但实际上呢?他的所作所为让中国周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复杂敏感,中国周边因美国的强力卷入而纷争增多。所以美国对华政策方面体现出一个非常有趣的两面特色,就是“说一套做一套”。比如美国在口头上说中国要承担更多责任,但实际行动是,中国只要一承担越来越多的责任,要在外交上有所作为,他就认为中国要取代美国的霸权,就炒作“中国威胁论”;而中国什么事都不干,美国就说中国搭便车。这些都反映出美国对华外交,言行不一、言不由衷、口是心非的特点。

  另外,美国的外交政策往往附加很多条件。你要搭便车可以,但必须改变国内的政治经济架构,建立起一种合乎美国人要求的那种制度体系,或者所谓的自由秩序。而这样的一种要求,毫无疑问漠视了世界不同文明、不同国家的差异性,文化传统的多样性。

  中国就不一样了。我们欢迎搭便车,展现出来的是中国外交的包容大度、互利互惠、友好平等。历史上,中国在对外交往中的一个传统,就是强调要惠及他国。历史上,中国周边国家名义上说是向中国进贡,但往往中国给他们的“回礼”也就是实际物质利益,要远远多于他们进贡的那些象征性的物品。现在中国对周边区域繁荣的贡献得到普遍认可。所以我们说欢迎别人搭便车,这是我们内心的一种真诚想法。同时我们对搭便车的政策是尽可能的包容性,不同社会制度、发展阶段、文明归属的国家,都可以在中国快速发展过程之中搭中国的便车。这也是中美之间在搭便车中的一个很大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