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福州新闻网 >> 学习频道 >> 社会民生

孙培军:以群众参与促进基层社会治理

http://xuexi.fznews.com.cn 2014-08-05 17:13:38   来源:学习时报   【字号

  原标题:以群众参与促进基层社会治理

  当前,一些地方借力科技强化基层权力运行防控监管,对促进基层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取得实质性的效果。在对四川省彭州市调研中笔者发现,近三年来,为实现“创和谐、顺民意、通民心”的宗旨,四川省彭州市以网络科技为基础,在全市354个村(社区)推广“民心通”工程。这项工程通过群众参与,促进了基层社会治理的良善。从群众参与的内容和形式而言,工程塑造了很多参与平台和系统,涉及基层选举、决策、管理和监督等全方位、全过程、网络化的参与;从群众参与的效果而言,工程既能主动地去开发保障群众权益的制度化、法律化举措,又能在群众权益受到侵犯时,进行合情合理合法的权益救济。

  参与的动力:从被动到主动

  基层社会治理主要属于基层群众自治的范围,而当前基层群众自治面临的一个大问题就是群众的参与动力不足,热情不够,甚至出现参与冷漠。在一些基层社区,群众更多时候都是被动员起来的,这种参与整体上属于动员式参与。以村民自治为例,村民参与的主动性和积极性不够,这不仅体现在村级选举方面,参选率要么不高,就算是高的话也有很大程度的动员因素,而且更多地体现在村级决策、监督和管理上,村民没有强有力的参与动力。这种动力不足缘于一方面许多村级事务事不关己,另一方面缘于参与和不参与差异不大,参与效果不佳。由此,基层社会治理陷入一种“空转”,乃至“反转”的治理危机中。

  相对比上述状况,在实行“民心通”的彭州,在调研中我们发现,无论是设在每个村的“民心通”触屏查询终端,还是群众个人的手机工作终端,群众的使用频率都比较高,可随时随地、积极主动地参与到自己关心的事务当中。在实行“民心通”的村庄,村民真正做到了自主式参与,做到了自治而非他治,既不是村委会的自治,也不是村级干部的自治,而是通过“村级民主治理、集体经济运行、基层干部行权、社会公共服务”等方面,切实有效在村庄治理中进行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自我监督。

  在基层,显而易见的是,基层群众对一个东西关心不关心,参与不参与,信任不信任,既取决于群众主观能动性,群众的各项参与水平和技巧,更取决于这个东西的吸引力和有效性。如果说群众对“民心通”有很强的参与动力,那肯定是因为这个工程是个好工程,它的好在于它的形式和内容,形式是手段,内容是目的,“民心通”做到了手段和目的两者的形神兼备和有机统一。

  参与的形式:从现实到网络

  “民心通”引人瞩目的一大特色就是利用计算机和网络技术来优化群众参与的形式,是国内第一个以县为建制对政府部门和基层工作实施主动精准监督的信息技术平台系统。在网络化、信息化的时代,基层社会治理必然也要迎接挑战,把握机遇。“民心通”通过搭建电脑智能防控平台和开发手机终端监管平台,运用计算机和网络技术,一方面,将13种涉农工作整合,编制了200多项工作流程,另一方面,开发了普通群众的手机终端软件系统,应用手机机型GPS定位和现场录音录像取证,保障了群众的知情权、监督权和决策权。

  这种网络参与超越了时间和空间的局限,村民可以足不出户,轻松便捷地通过电脑智能防控平台和手机终端监管平台,对政务、村务、党务等进行直接查询和表达诉求。彭州市相关部门建构了运营商保障机制,通过四川联通公司的服务保障体系支撑“民心通”终端服务,联通公司在各镇和其营业点免费提供“民心通”触屏查询终端和手机工作终端,并免费为群众使用“民心通”进行培训和服务。

  对比现实政治和网络政治下的参与成本,“民心通”这种村级网络参与,节省了群众参与的人力、物力、财力等成本,参与的形式更加多样、更加灵活,既做到了群众参与的即时性,又做到了群众参与的长远性,很好地保障了程序民主的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