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福州新闻网 >> 学习频道 >> 社会民生

“创卫”为何让城市管理陷入尴尬

http://xuexi.fznews.com.cn 2014-07-18 08:35:46   来源:光明日报   【字号

  原标题:从济南“创卫”看城市卫生管理

  最近“去哪儿吃饭”成了让济南居民头疼的一个问题。原来,据爆料,国家卫生城市暗访组从7月1日起开始对济南创建国家卫生城市工作进行暗访。为此,当地有关部门叫停了济南的流动早餐点、水果摊、烧烤店等等;另外,许多餐馆接到通知,暗访组在济期间必须关门暂停营业。这一做法招致济南市民的吐槽,也引发了公众对于“如何创卫”的思考。

  “创卫”为何让城市管理陷入尴尬

  7月2日,微博上曝光的一组照片显示,7月1日傍晚的晚餐高峰期,位于济南的一条街上的上百家小餐饮店和商店全都闭门谢客。

  据了解,这些餐馆接到通知,必须暂时关门停止营业,原因是餐馆的卫生环境不达标,要等全国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办公室(以下简称全国爱卫办)的暗访组离开济南后才可能再度经营。对此,济南天桥区工商局的工作人员回应说,并非所有餐饮店都关门,有执照的、符合规定的餐饮店都正常营业。

  然而,7月3日央视新闻频道晚间播出的“新闻1+1”——《“创卫”,还是“创伪”?2014版!》表明,一些持有合法营业执照的餐馆仍被口头通知关门停业。

  显然,济南官方的解释不足以让人信服。

  一石激起千层浪,济南创卫引起了社会热议,不少济南市民也忍不住在网上怨声载道。另一方面,正在创建国家卫生城的济南唱的“空城计”也引起了全国爱卫办的重视,全国爱卫办已经在核实具体情况。

  国家卫生城市,是由全国爱卫办考核组验收、鉴定、评选出的卫生优秀城市。济南为了创建国家卫生城市早已开始了行动:今年2月18日,济南将创建全国卫生城市列为目标;2月26日,济南市政府发布了《关于创建国家卫生城市的意见》和《济南市创建国家卫生城市实施方案》,文件提出要“努力实现天蓝、气爽、地绿、水净的目标”,要突出抓好市容环境卫生整治;2月27日下午,济南市委、市政府召开全市创建国家卫生城市动员大会,安排部署创建国家卫生城市工作;此外,济南市还成立了创建国家卫生城市总指挥部,由济南市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孙晓刚担任指挥部总指挥。

  从今年2月底起,为了获得国家卫生城市这个荣誉称号,济南市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然而,济南创卫,创卫未捷,却先创出了市民的怨声连连,创出了全国爱卫办的调查。上临核查,下有民怨,变了味的创卫让济南的创卫者们陷入了尴尬。

  城市卫生管理标准如何设定

  截至今年,全国卫生城市的数量约占全国城市总数的1/6,山东省共有13个地级市先后被评为国家卫生城市,作为山东省会城市的济南参评多年仍未成功。

  2007年1月,全国爱卫办曾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创建国家卫生城市要量力而行,就经济发展水平而言,济南创卫并非不自量力,而且完全有理由创得理直气壮。如此看来,拥有足够经济实力的济南多年致力于创卫于情于理都无可厚非,那网上为何一片怨声载道?

  受到创卫影响的不只是济南市民。2007年6月,陕西省创卫组到渭南市检查工作,渭南市关闭全市小吃店;2007年7月,为了创卫,河南洛阳出现了有奖灭蝇和强令西瓜放到车上卖的新鲜事,为了应付暗访,洛阳还一度关闭了一些居民区附近的小吃店和菜市场,影响了人民群众的正常生活和工作;2008年2月,广州市获得“国家卫生城市”称号,两个月后,有市民因小区卫生问题拎着老鼠去上访。

  由此看来,不论是正在创卫的城市,还是创卫成功的城市,都存在不同程度的问题,这不免让人思考全国卫生城市称号的含金量究竟如何。

  据笔者了解,参评国家卫生城市要依据《国家卫生城市标准》进行申报,需要通过层层考核。

  首先,当地的市爱卫向上一级提出申请;接着,省、自治区爱卫会将申请城市推荐给全国爱卫会进行审核;然后,全国爱卫会对申报城市进行一次或若干次的调研和暗访,济南创卫正处于这个环节;之后,全国爱卫会还将进行考核鉴定,包括资料考核和明察暗访并用的实地考核;最后,考核合格的参评城市才会被命名为全国卫生城市。

  全国卫生城市的评选流程多、历时久、标准全,看似合理;然而,此次济南创卫中所谓的暗访组抵济日期和停留时长都被曝光,出于防止弄虚作假的暗访成了明察,检查结果的真实性不免让人质疑;除此之外,目前的创卫标准比较注重表面,比如市容市貌,而表面化的标准往往容易造成检查过后的城市卫生和环境问题卷土重来。

  针对创卫中存在的问题,记者采访了复旦大学新闻学系主任、复旦大学政策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张涛甫教授。他认为,一个城市不仅仅是管理者的城市,更是市民的城市,创卫是为了让市民生活得更加健康美好。以行政力量主导的创卫运动,不顾及是否影响市民日常生活和工作,这违背了创卫初衷。如何创建市民支持的卫生城市,需要多方形成合力。从全国爱卫会角度来看,一方面,社会环境不断变化发展,市民对城市环境卫生的期望也随之发生改变,这就要求《国家卫生城市标准》与时俱进,做出相应的调整;另一方面,每个城市的地理位置、气候状况和历史文化不同,创卫的标准不宜一成不变,应适当地与当地具体情况相结合,让衡量创卫的标准在一定的可控范围内因地制宜,尤其要将当地市民的真实卫生感受纳入城市创卫的评价体系;此外,暗访和检查工作要在实际中发挥好应有的作用,不要沦为走形式、走过场,不要变为和地方礼尚往来的一出双簧戏。对于争取创卫的城市,不能企图以关餐馆、拆招牌之举来瞒天过海,不能以创卫志愿者随时拾垃圾来暂时性地保持卫生环境达标,不能搞形式主义的表面文章。对全国卫生城市而言,要探索建立长效机制,避免城市卫生和环境问题返潮、反弹。

  城市卫生管理该怎么做

  对于济南创卫,上海人类学会理事长、复旦大学城市环境管理研究中心主任戴星翼教授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国家卫生城市由全国爱卫办组织评定,爱卫办曾经发挥过组织群众性爱国卫生运动的作用。现在全国爱卫办的创卫活动应该继承历史优秀传统,创卫应该以老百姓自觉的卫生行为为基础,摒弃弄虚作假的形式主义和追求政绩的政治需要,创卫标准应多关注内在,比如城市基本卫生设施的建设、市民的卫生素质等。

  戴星翼教授还从专业角度谈了他对城市环境卫生管理的观点。由于城市的环境卫生涉及的范围广,这不得不涉及到地方政府的诸多部门,比如垃圾处理与城建局有关、饮水问题与卫生局有关、水污染则与水利局有关,所以城市的环境卫生不可能做到归口管理,必定是多头管理。当下我国普遍的管理模式都是自上而下,而城市卫生管理应该探求自下而上的机制,不妨借鉴国外的社区卫生管理,比如国外的许多中小城市的垃圾回收、分类都实现了自治,我国的城市环境卫生管理也应该落实到基层单位。

  他认为,地方政府在环境卫生管理中所要做的首先是制定好标准,而后是严格地执行标准。纸面上的标准只是基础,环境卫生管理重在实行和行动。标准有了,如果相关政府部门在管理中不坚决执行这些标准,环境卫生依然达不到标准预期的效果,那标准就是有还似无。同样重要的是,政府要寻找有效动员群众参与环境卫生管理的方法。一旦市民们积极行动起来了,基层的环境卫生问题就不再是疑难杂症,一旦自下而上的管理机制成型,许多城市环境卫生顽疾自然迎刃而解。(光明日报记者 柳 霞 通讯员 杨 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