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福州新闻网 >> 学习频道 >> 社会民生

控烟难,难于上青天吗?

http://xuexi.fznews.com.cn 2014-07-15 09:29:59   来源:光明日报   【字号

  原标题:控烟难,难于上青天吗

  你知道在全球14个烟草高流行国家,中国人在工作场所二手烟暴露是最高的吗?

  全国政协委员一直高度关注控烟,呼吁立法来禁止在公共场所吸烟。最近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就推动这项立法召开专题座谈会。应邀参加的有国务院有关部门的领导,世界卫生组织的官员,北京几大医院的负责人、名医和几所高校的教授等。

  禁烟,也叫控烟,指的是在公众场所禁止吸烟。

  多年来,国家发布了一系列公众场所禁止吸烟的规定,有些地区、部门或城市还制定了禁烟的条例,但是屡禁不止。

  领导干部带头在公众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是2013年底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这被认为是最有影响力的一个文件。全国政协副主席韩启德说,这是我国控烟工作一个里程碑式的实践,人们经常说控烟工作是老大难问题,老大带头就不难了。

  控烟缘何难上难?

  控烟,这些年我们控得怎么样呢?据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医学部主任助理吴明介绍,我国的控烟进展很遗憾地显示,按照《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要求,应有的控烟行动大多没有完成。烟草产量、销售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大量增加,我们是全球全面控烟背景下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

  2004年,我国卷烟产量为18736亿支,2011年上升到24125亿支,增加了28.8%,年平均增加3.7%。如按每个烟民每天平均吸16支计,则新增烟民9227万人,年平均增加1318万人。

  我国控烟履约的进程如此迟缓而艰难,原因何在?

  吴明委员分析,相关的政府部门不作为是一个原因。比如多个缔约国的实践证明,在烟草制品的包装盒上印制醒目、清晰、画面较大的黑肺、烂牙、病容等警示图案,能够更强烈地传递吸烟有害健康的信息,达到促使部分烟草使用者戒烟和阻止新的吸烟者,尤其是对低文化水平人口、儿童青少年以及年轻妇女等更为有效。但我们相关的政府部门始终不推动这项工作,只是在烟盒上印制字体很小、反差也很小的“吸烟有害健康”等意思较为含糊的警示文字。别国在烟盒上印制警示图案是阻止青少年和女性吸烟的有效措施。但仅仅因某些政府部门以与“中国文化”不同、“老百姓不能接受”为借口,而未被写入控烟规划中。

  吴明认为,我们的控烟履约机制也存在问题。《烟草控制框架公约》要求缔约方“设立或加强并资助国家烟草控制协调机构”,建立一个完全摆脱烟草业利益、坚定维护政府履约立场、领导我国控烟进程的履约机制。但我国是由烟草专卖局的一个部门牵头负责控烟履约,这等于让与烟草生产、销售等有关的管理部门来负责烟草控制。这种管办不分、政企不分的体制,导致无法摆脱烟草企业利益的影响。

  烟草业能为政府财政带来不菲的收入,能够推动GDP的增长,所以关键要看政府有没有推进控烟履约的意愿。吴明说,如果在GDP至上的理念下,人的健康变成可有可无的了,那么这种GDP不仅没有含金量,反而含有大量的“烟灰”量。